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业界新闻>>

App Store:中国创业家通往全球市场的入口

时间:2011-05-16 来源: 作者: 点击:
北京时间5月13日晚间消息,美国《圣荷塞信使报》最近撰文讲述了一些中国初创科技公司通过App Store走向全球市场的故事。文中指出,App Store为中国应用开发人员提供了将应用卖向全世界的廉价渠道,并为这些初创公司提供了通往全球市场的入口。 以下为原文: 卢淼(音译
  

    北京时间5月13日晚间消息,美国《圣荷塞信使报》最近撰文讲述了一些中国初创科技公司通过App Store走向全球市场的故事。文中指出,App Store为中国应用开发人员提供了将应用卖向全世界的廉价渠道,并为这些初创公司提供了通往全球市场的入口。

    以下为原文:

    卢淼(音译)几乎不会说英文,他从未到过亚洲以外的地方,也不是软件工程师。但是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他就成功创立了一家销售应用的软件公司,产品销往美国和欧洲。

    不到半年,他的Rye Studio开发的中国传统儿童故事就已经以每篇99美分的价格被iPad和iPhone用户了一百万次。卢淼在北京的科技中心海淀区买了座四合院,并把它改建成挂满了赝品米开朗琪罗画作的办公室和竹林花园。他在北京、上海和成都三个地方都雇用了员工来开发软件、视频和音乐。

    这位32岁的创业家说道:“苹果App Store对我的事业起了很大的帮助作用。在这之前,我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我们也一直尝试要做一些新的东西,也赢得了许多客户。在苹果App Store的帮助下,我们的产品销往全世界。”

    中国一直都被认为是全世界的外包商,然而,几乎在一夜之间,越来越多的中国创业家开始利用App Store成为全球公司。这样他们在市场营销和广告宣传上省下了大笔资金。其它一些国家的应用开发商也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显然地,中国有更多的公司会这么做,这是因为,在中国,一些新生代企业家由于政府相关的法律法规和缺乏投资来源而发展困难。

    这些企业家如今正为苹果的iPhone和iPad开发原创社交游戏和其它应用程序,并期望将来可以开发Android应用程序。他们目前所做的正是许多其它中国公司一直没有做成的——在世界其它地区打造跨文化和市场界限的商业计划和产品。

    对苹果而言,中国应用开发人员的加入,能让其产品如iPhone和iPad更受中国消费者的青睐,这也是苹果公司一直追求的。随着中国苹果零售商店销售额的暴增,苹果计划在中国增开10多家新店。上个月,苹果报告其在大中华区(包括香港、台湾和中国内地)的第二季度销售额达到了近50亿美元,占其总销售额的10%左右。而仅在几年前,这一比例只有2%.

    Mobile Now International运营和客户服务部总监Allen Hsieh表示:“现在整体的市场前景已经改变了,小人物也可以做大事情。”MNI是上海一家iPhone应用程序开发商,它开发了PlayLithium旗下的著名游戏“青蛙王子(King of Frogs)”和“超级越狱球(Super Ball Escape)”。

    去年7月,一场“苹果iOS应用开发人员会议”在北京著名的798艺术区召开,会议吸引了1000名工程师参加。专为iPhone和iPad开发游戏和教育应用程序的Bokan技术公司已经在北京成立了一个应用开发人员学院。该学院目前为止已经培训了400个工程师。该公司CEO王博表示:“iOS为每个人打开了一扇发展之窗。”据王博称,从他们学院毕业的工程师收入是其它软件工程师的两倍。

    是否会涌现一类新的全球化中国科技公司尚不得而知。这些胸怀全球化梦想的创业家仍然面临许许多多的挑战。它们创造的应用不仅要符合美国人的文化品位,还得满足欧洲消费者的质量标准。

    Hsieh承认,“当人数众多的时候,要想脱颖而出真的很困难”。然而,App Store为这个拥有大量年轻工程师的国度创造了一次走向全球的黄金机会。

    AppAnnie CEO Bertrand Schmitt说:“他们将iPhone和iPad视为一种渠道,它能为他们提供一种向全世界分销应用的廉价方式。”AppAnnie是北京一家为App Store发布商提供销售和市场分析的初创公司。“他们不需要在国外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苹果一直以来都悄悄与中国开发人员团体联系并提供一些支持,但其中国代表处未透露详细信息。

    中国开发人员有充分的动机来为全球市场创造应用。

    投资和战略咨询公司BDA中国分公司总裁Duncan Clark称,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用户数超过8.5亿,但都被国有运营商所垄断。他说:“中国联通最长可能要一年时间才付款给独立开发人员。”他补充说,可能仅仅因为服务或应用“被认为不合时宜”,一项业务就有可能被叫停。

    不只是手机游戏和其他应用开发人员在等着通过App Store走向全球,许多软件外包商“也在进入应用开发的行列,因为他们想要摆脱外包”,Clark说。Clark在斯坦福大学担任访问学者时主要关注中国和电子商务行业的创新和创业精神。

    Bjorn Stabell说,许多开发人员都试图掩盖他们来自中国的事实。11年前,Stabell在北京开了一家软件外包公司。2009年,他创立了一家应用开发公司Happylatte.该公司推出的游戏《High Noon》目前为止次数已经接近300万。

    Stabell说:“中国少有享有良好声誉的产品,因此他们担心人们不愿意购买来自中国的应用,担心消费者会因为这个应用来自中国而害怕有问题。”

    除了形象不好外,中国开发人员还面临着更多难题。中国和手机初创公司咨询师余俊德(音译)表示,那些没有西方生活经验的人很难与西方文化同步。另外,在国际市场上他们需要不断完善技术,而在中国,在手机行业有一定关系比提高应用的质量更容易成功,因此他们没必要这样做。

    Schmitt说,尽管如此,中国开发人员最终还是会赶上他们的西方同行。他还说,凭借中国巨大的手机市场,中国文化必将在世界舞台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Schmitt说:“国际社会正在不断融合”。

    这正是Rye Studio追求的战略,它将中国的儿童故事卖给西方读者。它开发的书籍应用有用中国传统绘画绘制的《年的故事》和《小蝌蚪找妈妈》。

    卢淼说:“我们产品成功的原因是美国人和欧洲人从没见过这些东西。我们公司对未来非常乐观。我们会重点打造品牌和声誉,将这个平台做得更大。”

【责编:anna】
------分隔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